联系我们 Contact Us
* 工作时间:周一 - 周六,10:00-18:00

* 联系电话:028-83571919/15881097777
* 微信:15881097777
* 联系人:燕老师

* 地址:四川·成都 一环路南一段22号嘉谊大厦503室

* 联系邮箱:zhuaixinli@qq.com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心理学院 > 心理文章 >

梦的语言(下)

时间:2020-06-28 14:01 点击:
主梦透过这个背景的起始梦部分,才能具有意义,我们看看主梦的片段: 她从一些以奇特方式构成的木栅或篱笆的高处走下来,她手里拿着一根大树枝,它真像一株树,上面盛开着红花

主梦透过这个背景的起始梦部分,才能具有意义,我们看看主梦的片段:“她从一些以奇特方式构成的木栅或篱笆的高处走下来,她手里拿着一根大树枝,它真像一株树,上面盛开着红花,枝桠交错并向外延伸。它们与盛开的樱花有关。”

弗洛伊德如此分析,根据梦的开头,隐藏的真正观念是这样的:“因为出生是如此卑微,所以我生命的过程就是这样的了。”这样,主梦中各种象征的意义,这代表这样的与梦的开头背景情况基础上的不同的一个欲望,即:“我是由高贵世家来的”。所以才会从高处下来,然后,大树枝,红花等都象征着美好的事物,同时盛开的樱花具有性的意涵。

 

根据作者在巴黎八大的硕士研究,汉语的句法如同竹子般以小句节节开展,与印欧语言的树状主次分明的开启很有差别,然而,我想这并不影响句意本身在篇章层面(discours)或者口语的陈述层面的主次分明。然而,对于一门语言(严格的索绪尔意义的la langue)本身的差异,对无意识和梦的构成之影响(拉康意义的lalangue),这方面的实质性探索,尚有待研究。

然而,回到弗洛伊德,我们看到,就如同电影以及小说的叙事,开头产生最基本的背景,然后,主题才真正展开。这是精神分析同话语分析和叙事理论研究相交的维度,只是弗洛伊德发现的是无意识的叙事方式。
 

这个例子之后,接着,弗洛伊德给出并列句型,即要么要么的句法,在梦境中是无法表现的,因为这些句子的内容经常是矛盾,必须做出选择。但是,梦境会以这些矛盾合并在一起。弗洛伊德以自己伊玛的梦例片段来说明:“伊玛打针就是一个现成的例子。很清楚的,它的隐意如下:“我不用替伊玛仍旧存在的病痛负责;因为这不是由于她拒绝接受我的治疗,就是源于她生活在那不合适的性生活,再不然就是因为她的病痛是器官性,而非歇斯底里的。”这梦完完全全地满足了这些可能(其实它们却是排他性的——不同时存在)。如果合乎梦的愿望,它也会毫不考虑地加上第四个可能。在分析完这梦后,我把“不是这个——就是那个”加入梦思的内涵中。”

 

弗洛伊德还给出其他的例子,大家可以自己阅读,最后,弗洛伊德回到句子层面。说明梦中梦的机制(其实梦中看电视,或者旁观者的梦与此类似),就犹如单句的从句问题,如:“我想如何如何”这样的句子。梦中梦则是“如何如何”的具体内容,而外面那层梦的自我,只是代表“我想。”在拉康那里,他透过本维利斯特的语言学,区分出阐述行为和阐述内容两个层面来说明这种情况。

 

玛格丽特画作:吻

在这幅画中,沉浸在吻的梦幻时刻的双方,其梦幻性在于蒙在各自的幻想之面纱(作为énonciation )。曾几何时,有作家云:我们爱上了爱情,c`est tout。

 

二、意义之建构

 

总而言之,本章的第四节,从句法的问题回来,再涉及到具体意义本身的问题时候,弗洛伊德进而可以这样总结,“在分析任何一个梦的元素时,我们常常不知道究竟:

    a是否要看它的正面或是反面意思;

    b是否要当历史来说明(即回忆);

    c是否以像征的方式来说明,或者d是否以其文字意义来说明。“

 

a的情况下,实际是经典的神话象征的阅读法,普罗普对俄罗斯的各个神话有非常深刻的研究,其中的一个方法就是对立原则,透过对立的两项来了解神话中核心元素的意义建构,在A J Greimas的《论意义》一书那里,这个被充分发展。b是历史材料,即个人的经历的回忆,这些经历决定其内容对个体的意义;c则是涉及一般的象征,包括文化到话语的多个层面均可以参与;d则是文字层面的内容。

 

本章的第五节是一些第四章的典型梦例一节的延伸,但是在第四章基础上,对梦的修辞进行了应用。

 

因此,我们可以总结如下:

1根据弗洛伊德,梦具有非表面图像所展现的意义,梦表面展现的为显意,而隐藏的则是隐意,前者是意识的,后者是无意识的原初过程产生的,此外,还有前意识的修饰等工作,三者一同造就了整个梦境;

2 在梦中,由于表面的图像经常无法直接理解,在联想过程中才能找到相关的元素,最终发现移置和凝缩的机制,让这些潜在思绪(白日残余)-近期发生的事情,到早年事情,构成梦的核心元素:部分满足的愿望;

3 在一些符号要素中,会牵涉到主体、自我,以及与大他者小他者的关系,这是第二拓比学基础上延伸的拉康概念,拉康借此揭示出弗洛伊德提到的梦的句法经常以颠倒的方式构成。

 

 

 

梦的叙事以颠倒的方式呈现意义

 

 

下文中,我们就会在这个基础上,再扩展到其他的概念,以便更好地理解无意识机构的具体元素,及其运行方式。这一次,我们要提到的核心是阐述与阐述过程的问题,这次的例子可以帮助大家理解上面的第一条:梦的显意的层面,与梦的隐义——弗洛伊德也称为无意识思想或者梦思的东西。

这里涉及网上找到的一个母亲所报告的三个梦:自己的女儿的梦、她自己梦、自己的婆婆的梦。

 

第一个梦

 

 

 

 

首先是一天,她的女儿醒来,她哭了,哭的很伤心,说道:“妈妈,我要回家看奶奶!我做梦,奶奶说她在宋家(她奶奶的老家)不快乐。妈妈,我要回家看奶奶!”接着,又是一阵哭泣。女儿的梦讲述了什么呢?原来这个母亲和婆婆关系非常地好,最近刚因为工作变动不得不离开公婆所在地,去另外的地方工作,这样,走之前婆婆就说如果不让孙女留下来,两个老人会孤独,这促动了这位母亲,孙女也知道。因此,正是这个潜在的部分,构成了她女儿的梦;然而,我们必须追问为何孙女这时候会梦到这些呢?这是因为做梦的这段时间,因为修路等原因,他们很久没有去看这个奶奶了,这是一个诱发因素。回过头来,上文所谓的这个潜在的部分,即阐述行为——孙女联系着奶奶,后者作为大他者的话语,构成了孙女的欲望——由于后者需要孙女,因此,孙女做到自己奶奶在家里不开心。这里,我们也顺带讲一个拉康的重要的观点:主体是外在的,正是奶奶的话构成了主体,主体无法离开话语而存在,而话语是外在于主体的;主体是构成梦境的,产生了梦的显意,因此涉及梦的叙事或者梦的阐述的过程:专业术语即阐述行为;这显然与自我不同,自我在醒来后哭泣,自我在梦中参与主体涉及的梦境,看着奶奶的不开心。自我因此构成梦的阐述中的一个角色:如果把梦的文本比喻为小说,那么,这就如同一个小说的作者(如同上文提到的主体)在小说中提到他自己的才是自我,和其他小说人物一样,只是一个角色罢了。

 

 

第二个梦

 

 

好了,如果了解了这两点,我们就可以接下来看下面的梦例:首先,婆婆突然发现得了大病,她来医院照顾婆婆,那晚上婆婆做了个梦。首先,手术洗肠的痛苦让她彻夜难眠,刚睡安稳了,黎明时分,在梦中听得她的小儿子五雷轰顶般地大喊了一声“妈”,她说她感觉自己好像在去往阴曹地府的路上,被他的小儿子这么一喊,又给叫回来了。这个女士没有给出婆婆对此的看法,只是说那天婆婆的所有儿子也都赶到现场,但是并没有给出小儿子的背景,我们的推测如下,婆婆最爱小儿子——这在家庭中经常是这样,因此,因为大病和手术前洗肠引发了死亡的焦虑,觉得自己要去地府了,然而最放不下小儿子(其愿望),因此产生小儿子大叫着妈的梦境。我们再度领略了拉康所谓的主体以颠倒的方式构成的叙事。大家可以根据我们假设的分析,来找到梦的阐述和阐述行为。

 

 

 

第三个梦

 

 

最后,我们给出第三例梦境,这家人很不幸,在婆婆入院之后,公公顺便做了体检,也发现公公有癌症,婆婆和公公的情况都在恶化。这时候,有一天,这位女士做了下面的梦:公公像以前健康时候一样,穿戴整齐,我和老公还有大儿子两口子都在老家的正间(及供奉、请客的房间),听到正间的纱门吱嘎一声,我一回头公公左手拉门微笑着,身体康健、面色红润。我说:“爸,你回来啦!”这时,我醒了,看看时间:午夜十二点整。这时,我的手机就响了,老公说老年公寓(公公在这段时间暂时住这里)通知公公病情严重希望送医院就诊。

在整个住院过程中,公公婆婆的大儿子还有这位女士的老公都在,而且做主,因此,梦里这位女士和大儿子一家在供奉的房间,暗示了祈祷的成分,同时,这个正间——中堂,也暗示了传统意义的家族的兴旺,公公身体康健、面色红润、穿戴整齐地出现,这个梦是典型的梦者愿望的满足。同时,这里其实还可能牵涉一个元素,就是弗洛伊德说梦作为睡眠的守护者:梦境构成愿望,帮助人远离白天的焦虑和失落,从而可以放松,安心入眠(噩梦是另一种机制,我们以后有机会会加以讨论)。



本文来自成都筑爱心理 官方网址:www.cdxlzxw.cn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四川筑爱心理咨询机构
联系电话:028-83571919/15881097777(微信) 联系人:燕老师
地址:四川·成都 一环路南一段22号 嘉谊大厦503室
本站所属:四川筑爱心理咨询机构 官方网址:http://www.cdxlzxw.cn
Copyright © 2002-2021 四川筑爱心理咨询机构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,请勿复制本站内容!
本站由 鹊起科技 建设、维护和推广   网站备案号:蜀ICP备2000743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