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我们 Contact Us
* 工作时间:周一 - 周六,10:00-18:00

* 联系电话:028-83571919/15881097777
* 微信:15881097777
* 联系人:燕老师

* 地址:四川·成都 一环路南一段22号嘉谊大厦503室

* 联系邮箱:zhuaixinli@qq.com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心理学院 > 心理文章 >

《工作的精神分析家》第六篇阅读笔记:父亲的故事

时间:2020-06-28 14:03 点击:
《工作的精神分析家》 第六篇 阅读笔记 父亲的故事 作者:吴张彰 端午佳节,给大家献上本书读书笔记的第六篇。上次,我们谈到了关于精神分析工作中,分析家的重要工作 倾听。我

《工作的精神分析家》第六篇阅读笔记

父亲的故事

 

作者:吴张彰  

 

 

端午佳节,给大家献上本书读书笔记的第六篇。上次,我们谈到了关于精神分析工作中,分析家的重要工作——倾听。我们应该倾听什么,应该怎么倾听。今天,我们继续这个主题,谈到两个重要的倾听内容,父亲的故事,以及家庭的秘密。这两者涉及到,家庭中的两个基本支柱,父母!生物学的父亲并不意味着成为了父亲,父亲意味着他身上发生的事情,以及对孩子的影响。而家族的秘密则代表着,生下孩子的目前,确保了孩子的继续需要,并且提供给他生活质量,通过爱来保证怀孕,保证代际传递,保证主体生活的历史。

 

父亲的故事

我们先来看父亲的故事。首先父亲过早的死亡,会导致孩子进入一种无法超越、无法跨越的哀悼。使得孩子不知道如何作为一个会死的人,而活着。这会阻碍一个男人成为父亲,阻碍一个女人成为妻子。

而父亲的消失,包括去参军,包括因为事业而很少回家。这些都会导致父亲的回家成为一个很突然的事件,甚至成为孩子的创伤经验,因为这种归来打破了母子二元共生的关系。这会导致孩子在想象层面幻想父亲的死亡。而如果是俄狄浦斯时期离开,则可能致使孩子产生罪恶感。

如果父母不是一代人,父亲比母亲大很多,则引发弑父幻想,如同弗洛伊德。如母亲比父亲大很多,则是一种母亲全能的感受,孩子无法与母亲分离。

当然父亲不一定是生物学父亲,有些文化里,父亲可以由祖父代替,这并不代表着神经症。

父亲的形象不好,比如父亲残疾,父亲是小偷、强盗,则致使一种羞耻感。

父亲给孩子带来的性禁忌是很糟糕的事情。因为父亲的功能在于支持儿子自己的欲望,让孩子与他人独立。由此,我们进入到父亲的符号功能。

这种符号功能首先就是由父性的再认为标志。某些父亲拒绝认可孩子的合法性,遇到孩子时,甚至会偏过头去。而母亲在这种拒绝再认中也起了作用。要么,因为她坚定地反对这种再认,要么太过逼迫父亲,使得父亲只能拒绝再认这种父性。一位分析者拒绝再认对其女儿的父性,因为他的前伴侣戳破了安全套,直到怀孕的时候才承认。这种拒绝再认,会在孩子那里导致一种狂乱,使得孩子要求另一种再认,比如进入某个社团、秘密社会、也会觉得有种被排除感。

进入父性是需要我们尤为关注的。许多症状、大大小小的意外、奇怪的行为都来自于此,比如在伴侣怀孕时。这时,他与自己父亲的关系会突然出现,即压抑物的返回。父亲常常是症状的一个组成部分。比如说鼠人,害怕已经死去的父亲会遭受可怕的刑罚。许多人都回忆起,青春期自慰的时候,担心父亲会死掉。

 

 

Jean-Marie Jadin

斯特劳斯堡著名拉康派分析家

 

 

家庭的秘密

另一种失败也很重要,其揭露了主体的历史。这就是家庭的秘密。这种秘密通常是由父母掩藏的。最糟糕的毁灭者就是母亲的沉默。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构成家庭的秘密,不论是父母的性生活,还是隐藏的小三,还是父母的同性恋倾向。每个人都有权利向孩子保守某种秘密。

相反,每个人都有权利直到其家庭的亲缘关系,包括家庭成员的诞生和死亡,这种诞生和死亡塑造了主体的历史,而且同样包括家庭成员的悲剧性现实:犯罪、疯狂、疾病等等。这些才可能成为家庭的秘密。

这类家庭秘密都围绕着亲缘关系。最令人惊讶的是,这涉及到一种母系亲缘关系。

家庭的秘密有着很多后果,它迟早会被揭露。于是会对后面几代产生振动,包括对于爱的信心,对于欲望、对于话语都信心。这些人总是会遭遇爱恋困难,要么被爱人欺骗,要么爱上一个不可能的人。女性的性欲可能也因此受影响,而男性则可能早泄。在分析中,分析者长久的沉默也意味着一个家庭秘密都存在。要么相反,家庭的秘密导致话语如洪水一般宣泄。

然而,家庭秘密最常导致的就是行动化(acting-out)。

行动化产生了实在的彼者。正是这一点联系着家庭的秘密。秘密的结果实际上就是,主体历史的一部分成了彼者。这也能解释对隐喻的理解困难,因为隐喻既是自身,也是彼者。被家庭秘密欺骗的人无法接受这种隐喻的想异性。对他们来说,一件事要么是这样,要么是那样。

 

笔者评论:

这一部分实际上在讨论分析中具体要倾听的内容,然而正如本书作者所言,我们已然要不加选择地倾听分析者的全部话语(悬浮性注意),而不是有选择性地重点倾听。父母的问题实际上涉及到组织起个人历史的俄狄浦斯结构,这是拉康和弗洛伊德都非常非常强调的核心概念。正如拉康在1938年为法兰西百科全书所写的那篇《家庭情结》中提到的,家庭是人类社会的基本单元。实际上我们可以认为,家庭是一个最基本的场所,人类主体的经验正是在这种家庭关系中结构起来的。而个体之后的种种关系,也以这种基本家庭关系为模板。这正是客体关系学派的核心思想,但我们也不可落入一种还原论的简单逻辑,甚至因此而发明出某种理想的教育模式。这正是我们下次要谈论的一个临床中更为关键的概念——转移。

 

作者简介:

四川大学精神分析专业硕士  巴黎第八大学精神分析专业硕士

成都精神分析中心成员   EPS(精神分析行知学派)成员、编译组成员

联系方式:1305793352@qq.com



本文来自成都筑爱心理 官方网址:www.cdxlzxw.cn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四川筑爱心理咨询机构
联系电话:028-83571919/15881097777(微信) 联系人:燕老师
地址:四川·成都 一环路南一段22号 嘉谊大厦503室
本站所属:四川筑爱心理咨询机构 官方网址:http://www.cdxlzxw.cn
Copyright © 2002-2021 四川筑爱心理咨询机构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,请勿复制本站内容!
本站由 鹊起科技 建设、维护和推广   网站备案号:蜀ICP备20007433号